当前位置:主页 > 学生园地

千年沧桑 终重焕荣光 ——读《千年一叹》有感

时间:18-05-18作者:

      敬爱的老师们,亲爱的同学们,大家——好!

      我不敢说,我是出众的。因为,我没有超人的智商;没有过人的美貌;更没有惊人的财富。我不似李白,有着放荡不羁的浪漫情怀,虽无法一展抱负,却能写出优美动人的诗篇;我也不似项羽,可以替天行道,万众归心,虽无法一统天下,却能独占西楚一隅,一身英雄气概。但是,我决不相信我是平凡之辈。因为,没有人有我锐利似箭的目光;没有人有我巧舌如簧的言语。不谦虚地说,我是唯一的,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将我复制粘贴。我有我剑走偏锋的思想,我有我桀骜不驯的性格,我是独特的,我就是我!我说,我既坚强又脆弱;既骄傲又谦逊;既出众又平凡!

      我是复杂的,没有一个词汇能简单地概括我,没有一个字眼能准确地描绘我,更没有一个人能轻易地代替我!我也是简单的,在我呱呱坠地,响起第一声啼哭时,我是一张白纸。如今,我是一张水墨画,在黑与白的朴素中有自己别具一格的色彩!

      我叫李轩,我来自宣化第二中学418班。


千年沧桑 终重焕荣光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读《千年一叹》有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418班  李轩

  文学是一幅意境高远的中国画,你尽可流动明眸,欣赏蓝天白云,飞流激湍;文学是一首清脆圆润的中国画,你尽可闭目凝神,倾听莺歌燕语,春水潺潺;文学是一座姹紫嫣红的百花园,你尽可翕动鼻翼,呼吸牡丹的浓香,黄菊的清爽;文学是一杯回味无穷的香茗,你尽可品评自娱,把玩深尝。

  飞扬的笔尖是我们跳跃着的步伐,行云流水般的文字是我们展望着的高标。怀着这样的心情,我阅读了《千年一叹》。

  跟随着作者的脚步,踏入如摇篮般怀抱哲学的希腊,走过历经风霜涤荡繁华的埃及,闯过弥漫战火和悲伤的两河流域,经过夹杂着灰暗的圣洁的印度,翻过一望无际的喜马拉雅山脉,执笔于人人望尘莫及的恐怖地区,问道于数万里寸草不生的荒原,反思于尼泊尔山麓,惊悚于古文明遗言,留下这一页页仓促却不失精妙的文字。

  我慢慢合上手中金黄的纸页,摩挲着略显粗糙的封壳。渐渐地用力,我想透过书页,去拜访,去探究那曾经存在过的辉煌……

  轻轻拂过那斑驳的印痕,坚硬而又冰冷的触感似乎千年间都未曾改变。慢慢拭去那覆盖的烟尘,梦幻而又闪耀的年代仿佛再一次无声地降临。巴比伦的空中楼阁似乎仍在云中闪现,耳畔依旧回响苏格拉底的自语,菩提树下仍然残留释迦摩尼的体温,年轻的法老正在接受太阳神的加冕,东方大地上名为孔丘的老者仍在踽踽独行,敦煌的画像在逆光中缓缓飞升……似乎一切只是一场梦,梦中,跨越千年。

  指尖的刺痛强迫着我醒来,千年已过,文明已逝。满地只剩断壁残垣,满眼都是麻木不仁。古老的文化已经死去,未死的也只是苟活,偶尔的喘息提醒着自己的存在。但无论是雄狮或是巨龙,如今留下的只有骸骨与迟暮。红日,终究还是落了……我听到一声叹息,从那爱琴海面的微风中传来,如海面上曾挂过的黑帆一般,悠久绵长;我听到一声叹息,从那敦煌的石窟中传来,如残破不堪的古迹一般,精疲力竭;我听到一声叹息,从那恒河两岸的芦苇中传来,像圣河中静坐的女子一般,不知为何;我听到一声叹息,从那耶路撒冷的哭墙下传来,像殉国两千余年的犹太民族一样,不知为谁……

  文明,向来是无法脱离载体而单独存在的,书籍、古迹、建筑,无一不是在文明的一笔一划中创造出来的。建筑的每一块砖石都倾注着建筑者的心血,书籍的每一笔一划都代表着开拓者的灵魂。文化,让人兴奋,人类,却又让人无比哀伤。

  成功的车轮,常要碾过凡人的躯体。帝国建立了,许多村落却在硝烟中焚毁。朝代一次次地更换着姓氏,不变的却是百姓流离失所的眼泪。法典不再年轻,花园不再绚丽,血液不再新鲜。繁华的背后,是满目疮痍……

  历史,每每重拾,都会有一份挥之不去的沧桑感,多少个王朝,多少个轮回,反反复复。 当曾经的辉煌成了寂寞,当神庙已经破残,当人们开始遗忘,那阵叹息也只成了无奈,文明已经衰落,历史也开始褪色了。

  我多想,历史能够倒流,就算此时的人生只是幻梦一场;

  我多想,文明能够复苏,就算所有的财富都会化为乌有;

  我多想,那倒塌的建筑再次耸立,那枯竭的血脉再次流动,那干瘪的血肉再次鼓立,那沧桑的千年重焕荣光。



快捷通道
  • 二中微信号

    扫一扫,加入大家庭!

  • 马上报名

    成就学子们的梦想

  • 来校路线

    查询来校路线与公交